诺维茨基FIBA访谈——U19、世界杯的期待与记忆

德克.诺维茨基曾为德国队出战过两届世界杯,他知道面对世界上最好的球员是什么感觉。这位前超级巨星出席了2023年国际篮联(FIBA)U19篮球世界杯,他认为这项比赛是年轻球员与全球各地其他球员比较,并衡量自己的绝佳方式。

诺维茨基如今是FIBA球员委员会主席,同时也是FIBA中央董事会的成员。这是他第一次出席U19世界杯,并抽出时间与FIBA谈论了参加U19比赛有何益处;他还谈论了自己在FIBA内的角色;他对德国队在今夏世界杯上的期待;谁有可能赢得这一最高舞台赛事的MVP;以及他最喜欢的世界杯记忆。

FIBA: 我们在2023年FIBAU19篮球世界杯上,有来自世界各地的最佳球员。世界舞台和青年世界杯对年轻球员和他们的发展有多重要?

诺维茨基:对于职业发展来说,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年龄。球员们都很棒,但知道自己到底有多棒,这很重要。你可能觉得你是家乡或者俱乐部的老大,但在全球舞台上,你到底处在什么水平?所以我认为这些比赛非常重要。

我在过去曾参加过青少年项目和U21的比赛。与世界上最好的球员比赛,这是一个很好的衡量标准。你可以看到你的水平是什么,你需要努力前进的方向是什么,以及其他国家擅长的是什么。我认为这是一个伟大的比赛,而且我们已经看到了一些伟大的比赛。

美国在半决赛中被击败,我们在决赛中迎来了两个欧洲强队法国和西班牙的对决。你对决赛有何见解?U19决赛是两支欧洲球队的内战,这对欧洲篮球而言说明了什么?

首先,我认为(法国和美国之间的半决赛)很精彩。水平很高,很激烈。球员们有的展示了投篮技术,有的展现了控场能力,大个子则在秀盖帽。这拥有一场伟大比赛所需要的一切,并且直到最后都很精彩。我对美国队的失利感到有点惊讶。但法国是一支强悍的球队。他们有高度,有投篮,打出了自己想要的。那是一场伟大的比赛。

但总的来说,在过去的二十年里,篮球已经变得更加全球化,这一点我是肯定的,我一直在参与这一切。一开始,NBA每支球队也许有一到两名外国球员。而现在,一些球队甚至拥有一半的外国人。而且他们是MVP,是当家球星。看着篮球运动不断扩大是很有趣的,它已经全球化了。在过去20多年里,它变得更好。在青年阶段就已经显示出这些人有多好。他们从小就进行正规训练。每个人都有机会专业院校,指导他们的教练也都训练有素。篮球已经发展了这么多,这看着很有趣。

来自法国的萨尔(Alexandre Sarr),他展示了超强的运动能力和潜力。我喜欢梅尔文·阿金萨(Melvin Ajinca),实际上我和他的表哥亚历克西斯·阿金萨当过队友(Alexis Ajinca,在换来泰森.钱德勒的交易中被打包送到达拉斯),他们真的非常强硬。当然,西班牙队也令人印象深刻,他们有很多发挥很好的后卫。佐迪.罗德里格斯(Jordi Rodriguez)总能轻松命中投篮。然后伊赞.阿尔曼萨(Izan Almansa)也是,强硬,高大,手感出色,可以在内线完成终结。

美国队有一些令人影响深刻的年轻后卫。我喜欢哈珀(Dylan Harper),他的父亲是罗恩.哈珀(公牛王朝功臣之一)。我认识他,因为我是芝加哥公牛的忠实球迷,我非常喜欢他。还有特雷.约翰逊(Tre Johnson)他很年轻,但你看得出他能投能运。他们有一些非常出色的后卫。甚至日本的两个大个子(Akira Jacobs和川岛悠翔)也很有趣。我认为现在年轻球员整体水平已经相当不错了。

2009年,国际篮联将U19世界杯的举办时间从每四年一届改为两年一届。而你则无缘改制前的这项赛事。你以前有想过要参加U19世界杯吗?

那会很酷,因为德国1978年那一代其实是一支非常好的球队。他们中的几位(斯文.舒尔茨Sven Schultze, 米塔特.德米雷尔Mithat Demirel, 罗伯特.马拉斯Robert Maras)和我一起在成年队打球,也都有很好的俱乐部生涯。我们在那里度过了美好的一年,他们都是优秀的球员,很多人至今仍是我的好友。因此,如果能和那支球队一起参加青年世界杯,那会很有趣。我们当时非常接近但最终错过了。我很高兴现在改成两年一届了。

这仍然有点不真实。当我还是球员的时候,我曾经还是这么想的:哦,这里有个FIBA的官员,那我可得离他远点儿(笑)。而现在,我是其中的一员。但这很有趣。作为教育和帮助的一部分,并将球员的观点带到FIBA。对我来说,与安德烈斯(Andreas Zagklis扎格里斯,现任FIBA秘书长)和所有这些人一起工作是很好的。在过去的四年里,我学到了很多。希望我们能保持这种关系。

你也是FIBA中央董事会的成员,为球员发声。这对你来说有多重要,在过去的四年里,你担任这个角色的方式有什么变化?

这更加有趣,通过学习FIBA这个管理机构如何工作。而且一些球员在那里,我可以提供我的观点,这绝对是好事。当我在中央董事会时,我并不代表自己,我代表的是目前正在打球和曾经打过球的每个球员。我喜欢提出我的观点,并代表我们所有的运动员而工作。这是个有趣的角色。

这是一个具有挑战性的周期。我加入后才过了几个月,疫情就爆发了。我们的决策的也不得不考虑到,一旦我们把这项运动重启,它将如何与防疫规则一起运作。我已经读了很多法律相关的文件。这很有挑战性,但也别有趣味。FIBA如何度过这个艰难的阶段,并在最后以安全的方式将这项运动带回来,这显示了出色的领导力。这是充满挑战的四年,但我认为我们真的很好地解决了这些问题。现在要做的是,回归日常,继续发展这项运动。

今年夏天就是2023年FIBA篮球世界杯了,你当时参加了抽签仪式,过去你和很多强大的对手交手过。也许该谈谈你抽签时打不开那个球的事了,那玩意儿紧到拧不开吗?

(笑)事实上,之前在柏林举行的(2022年)抽签仪式时,我遇到了问题。我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也许我搞错了拧开它的方式。是的,那并不理想。也许唯一的积极意义在于,我不会被要求再来一次了。

但这很有趣。世界杯是我们最大的盛会。我参加过几次,它总是很有趣,总能保持最高水平的竞争。我期待着又一次伟大的世界杯。2019年我在中国,那是一个收获巨大成功的赛事,那么多球迷都来了。当然我们会期待着今年夏天的精彩。

德国队在去年夏天的欧洲杯上获得了第三名,并公布了他们的18人名单,他们很有竞争力。尽管他们与东道主日本、澳大利亚和芬兰同处一个小组——这也要感谢你抽的一手好签。你认为德国队能走多远?

是的,德国队在欧洲杯的签运就很差,那个令人难以置信的死亡小组(斯洛文尼亚、法国、立陶宛、波黑及匈牙利),但是看看我们,我们拿到了铜牌,这很棒。所以我认为我抽的怎么样不重要。

我们拥有德国有史以来最好的纸面实力之一,就在现在这届世界杯。这很了不起,但也带来了挑战。每个人都能和睦相处吗?他们能分享球吗?在2019年,他们中的大多数人都在那里,但那次并不顺利。如今每个人都大了四岁,更加成熟,希望我们能有一个好的展开。

但这个小组很艰难。澳大利亚总是很强硬,总能在最高水平上竞争。我们在首场比赛中在主场对阵日本,东道主的主场会很震撼。这是一个充满挑战的小组,但我认为我们的阵容可以承受这些挑战,希望能有一次精彩的世界杯征程。

这取决于美国队的阵容。他们的正式名单还没有出来。他们应该有一个非常、非常好的阵容。我们将不得不拭目以待。其余的都是老样子、老面孔。这要看一些NBA球员是否上场: 扬尼斯(字母)和(尼古拉)约基奇是去年欧洲杯的热门人选。西班牙队看似无名之师,但总是很稳,无论他们带来谁,都会表现出色。澳大利亚是一匹黑马。他们非常、非常强硬。还得看加拿大有哪些球员。如果他们愿意,可以排出15名NBA球员。他们的最强阵如果出马,那可真的很可怕。他们有高度、投篮、运动能力和控球手。因此,我们必须等待,看看大名单的情况。毕竟这玩意一直在变。

你是2002年世界杯(世锦赛)的MVP和得分王。你对于谁可能在2023年赢得这些奖项有什么见解?

篮球的迷人之处就在于不可预测。我想去年在欧洲篮球赛上,每个人都认为扬尼斯或约基奇是大热门,然后平民阵容的西班牙和他们的团队篮球赢到了最后,威利.埃尔南戈麦斯拿到了MVP。我确信此前没人预见得到威利是MVP。这真的很难说。

希望卢卡能上场,他将有机会成为得分王。他为斯洛文尼亚做了很多事情,我去年在欧洲杯上看了他。他在做决定,他在得分,他在传球。如果斯洛文尼亚的表现足够出色,那么他就是这两项奖项的有力竞争者。但是世界杯上还有很多优秀的球员会和他竞争。

最后一个问题……你参加了2002年和2006年的两届世界杯。你最喜欢的世界杯记忆有哪些?

(02世锦赛最佳阵容:除了当届MVP兼得分王德克,还有开启阿根廷黄金一代的吉诺比利,即将步入NBA菜鸟赛季的大姚,为最后的南联盟赢下冠军的佩贾,以及来自黑马新西兰,至今为止唯一一位无NBA背景却入选赛事最佳阵的佩罗.卡梅隆)

2002年的比赛很有趣。没有人把我们放在眼里。我们只是一直在战斗,一起战斗。那是一次有趣的锦标赛。
不得不说,半决赛对阿根廷的失利至今仍困扰着我。我们在最后几分钟还领先几分。那只是那支阿根廷的开始,我们当时真的不了解他们。那年夏天,马努刚刚进入NBA,而所有这些其他的人都没注意到。那是他们黄金一代的开始。而我们明明有很大的机会击败他们,那件事让我记忆犹新。

我想到了那场比赛,当然我也想到了铜牌战。德国队击败了新西兰,赢得那届世界杯的铜牌。那对我们来说是一个令人难以置信的经历。那届全部的比赛都在同一个城市。甚至除了美国队,每支球队都在同一家酒店。当时就是一次伟大的经历。2006年也很有趣。我们没有打得那么好,那次是八强,仍然很好——世界八强。但我们希望能更好。我想2002年肯定是一次有趣的旅程。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