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莫费·博尔达切夫:欧盟面临巨大战略失败后果

参考消息网12月17日报道今日俄罗斯电视台网站12月13日发表题为《欧盟现在正应对其巨大战略失败的后果》的文章,作者是俄罗斯瓦尔代国际辩论俱乐部项目负责人季莫费博尔达切夫。文章摘编如下:

对俄罗斯而言,欧盟是西方联盟中的一个潜在“薄弱环节”,这个西方联盟以美国为首,威胁着俄罗斯的利益和生存。

在当前外交政策环境下,欧盟的主要国家面临着逐渐成为(美国)边疆领土的前景,所有与之对立的全球参与者都视其不过是(美国)的政治或经济资源基地。问题在于,西欧能否停止向这个方向发展,更重要的是,它们是否需要在国际事务中表现出更多的自主性。

与欧盟主要国家(以德国和法国为首)在各自欧洲一体化战略项目发展的“黄金”年代相比,它们现在的目标并没有太大变化。与上世纪90年代和本世纪头十年一样,德国和法国仍以不同的力度谈论各自希望在国际事务中发挥独立作用的愿望。但即使是它们也承认,实现这些计划的机会现在已经大大减少。

然而,有几个重要因素使情况变得更加复杂。首先,作为西欧大陆的主要政治力量,法国仍是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的一员。这使它在形式上与国际社会的主要国家平起平坐。其次,欧盟的经济实力和潜力非同小可。德国仍然是世界领先的经济大国之一。第三,西欧代表参与了大多数主要国际机构的工作,并在制定其议程方面处于领导地位。上述这些以及更多因素都不允许我们轻视欧盟。这也避免我们把欧盟一笔勾销,将欧盟成员国仅仅视为美国的小伙伴。

然而,后一种观点是有充分理由的。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戏剧性结果导致了当前国际秩序的形成,它不仅终结了西欧作为全球大国的地位,还令西欧国家丧失了决定自己外交政策的能力。可以说,所有西欧国家都因二战遭受了严重的军事失败,即使它们是形式上的胜利者,例如法国。除了英国和苏联之外,所有主要的欧洲国家都遭受了军事失败没有一个赢家。

即使是没有战败的英国也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被大大削弱,受到了严重影响。西欧地区的主要经济大国德国甚至失去了对其外交政策的正式主权。法国挣扎了一段时间,但从20世纪70年代中期开始,也逐渐放弃了自己在世界政治中的独立角色。14年前,法国重返北约的军事架构是最终的结局,此后,法国的防务规划也融入了美国领导的体系。

因此,到本世纪头十年末,让欧盟彻底遗忘其在世界事务中保持独立的梦想的所有条件都已具备。欧盟上一次恢复外交政策主权的尝试是2002年至2003年法德干预美国的伊拉克计划。但这并没有给他们带来任何令人满意的结果。其余则是2008年至2009年危机后几乎永久性的经济困难,以及同时开始的大多数欧盟国家的政治体制危机。

总之,我们可以说,欧盟国家在2021年至2022年与俄罗斯关系出现严重危机的情况下采取的行动,已经非常符合欧盟作为美国相当不自立的伙伴以及作为美国实施战略计划领土基地的实际处境。

如上所述,这是一个渐进的过程,结合了第二次世界大战后果和在欧洲一体化基础上建立一个真正政治联盟、欧盟扩员以及通过欧元区内部金融工具制定共同经济政策等种种尝试的失败。

现在要由我们决定这一将在2022年进入最后阶段的进程的后果究竟有多严重。与英国不同,欧盟太大、太多样化,无法完全被美国的影响力所压倒。西欧企业的规模足以使其与俄罗斯和中国市场保持独立的联系。欧盟主要国家遵循自己的利益,发现自己处于双重地位:在战略上完全服从华盛顿,但同时在外交政策接触中享有一定程度的自主权。

其结果是,西欧国家可能真的“漂浮”在这样一种状态中:美国在世界舞台上的对手对它们保持着影响力,但它们将不再能够自己做出决定。这将把欧盟变成其他大国之间竞争的舞台。(编译/胡溦)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