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欧洲形势如何看

编者按:2012年,欧洲债务危机让欧洲人十分纠结,也让国际社会忧心忡忡,特别是全球经济复苏明显受到拖累。那么,2013年,欧洲形势将会怎样,欧债危机能否得到解决?就这些问题,新华社《国际观察》专栏与本社欧洲总分社社长刘江进行了对话。

《国际观察》:从宏观上来说,您认为2013年欧洲有哪些值得关注的经济、政治和安全方面的问题?

刘江:在这三方面中,欧洲人最关注的还是经济问题,比如债务危机、经济复苏、就业增长等。目前,欧债危机形势明显趋缓,多数专家认为,欧债危机最危险、最困难的阶段已经过去,因此人们明年将更加关注欧盟及有关成员国如何尽快走出危机泥潭,如何加快经济复苏步伐,如何解决好失业等社会问题。

从政治上来说,人们最关心的是欧洲一体化进程,包括欧盟如何建立和完善财政、银行联盟以及如何朝政治联盟的方向迈出更大步伐等。

从安全方面来看,人们最关心三类问题:一是军事安全。一旦欧洲近邻中东地区尤其是叙利亚局势进一步恶化,一些欧洲国家可能会做出较强烈的反应,甚至不排除在北约框架下进行军事介入。二是能源安全。倘若中东北非的动乱持续蔓延和加剧,石油价格就可能高企不下,给欧洲经济复苏带来更大困难。三是威胁,包括来自中东北非或“本土化”的、有组织或无组织的恐怖行动威胁。

《国际观察》:欧债危机和欧洲经济复苏不仅欧洲人关注,甚至也是全球热点问题。您认为明年欧债危机解决前景如何,难在什么地方?

刘江:经济增长是削减债务、重建信心、步出危机的基础条件,经济不景气必然给解决债务危机带来十分不利的影响。希腊、西班牙、意大利等国的债务依然十分沉重,财政赤字改善也面临重重困难,这些国家仍然存在形势急转直下的可能。最近,欧洲央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等纷纷下调了欧盟及欧洲主要经济大国的预期增长幅度。

世界经济发展的不确定因素也将给欧洲通过经济复苏走出债务危机带来新的严峻挑战,比如美国“财政悬崖”可能引发经济减速、一些新兴发展中国家经济增速放缓等。

欧债危机实质上是发展模式危机,是体制机制的结构性危机,解决起来并非易事。一是“深水区”改革需要欧盟成员国让渡更多主权,但许多国家民众和政党对此明确反对,致使政府决策面临巨大政治压力;二是欧盟区各国经济发展很不平衡,如何使各成员国在经济利益上就一体化改革达成最大公约数,需要经过艰苦而且费时的谈判;三是由于欧盟庞大的官僚体系和现行决策机制掣肘,深层次改革难以快速推进。

《国际观察》:在欧洲一体化问题上,英国国内要求脱离欧盟的呼声不断高涨,您认为明年英国在“脱欧”问题上将何去何从?

刘江:就国别而言,英国的确是明年欧洲的一个重要看点。近年来,随着欧债危机的发展,英国与法国、德国及其他欧洲国家的分歧日益加剧,英国国内主张“脱欧”的政治势力日益增强。2013年,英国是否会就留在欧盟举行公投,将成为举世瞩目的热点问题。

从目前情况看,倘若公投举行,那么英国退出欧盟的可能性很大。英国退出欧盟,近期可能得大于失,但从长远看则失大于得,因为这会导致英国在欧洲的主导力和话语权大幅下降。从这个意义上说,如果英国退出欧盟,这将可能成为“大英帝国”进一步走向衰落的一个标志性事件。

就对欧盟的影响来说,英国“脱欧”在短期内势必会冲击欧洲一体化进程,打击欧洲市场信心,造成欧洲汇市、股市和证券市场剧烈动荡,使欧债危机和欧洲经济复苏雪上加霜;但从长远来看,欧盟一体化改革和经济复苏仍会在曲折中前行。

刘江:在经历了60年发展尤其是近三年债务危机考验之后,欧盟特别是欧元区各成员国已经在通过加强一体化推动增长、走出危机方面达成重要共识,同时积累了许多反危机经验,形成了一些重要机制。因此,2013年欧洲可能出现的危险问题将是可控的,甚至会成为“倒逼”欧盟一体化改革的重要动力。

拿解决欧债危机来说,欧盟今年做了一些“治标”或“治本”的大事,包括与希腊新政府就援助问题达成一致,运行欧洲稳定机制,出台欧洲“银行联盟”建立路线图等等。正是由于欧盟利用危机加快推进一体化,注重标本兼治,才使欧债危机出现缓解。

刘江:希望2013年欧洲债务危机继续缓和,欧盟经济复苏加快,欧洲一体化走小步、不停步、少走弯路、不走回头路。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