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难民危机重燃这就是最新的紧张局势

新冠疫情让人们把关注的目光暂时从难民问题上移开了,但事实上,欧洲难民问题又在阴影中重燃了,而欧盟仍然没有一个共同的战略。

2020 年新冠年,因为旅行限制令,关闭边界等抗疫措施的实施,难民的流动也大幅减少。但是,随着现在抗疫措施的放松,难民人数再次上升。但欧盟政府首脑并没有利用这次因疫情导致的整休时间在欧洲难民政策改革上取得进展。相反:各国的分裂更加严重。因此,难民问题再次全面浮出水面并再次令欧盟不安只是时间问题了。

根据移民组织(IOM)的数据, 2021 年结束新冠封锁后,已有63798名难民来到欧洲,比去年同期增加了约29000人。即使和疫情前相比,数字也略有增加:2021年的人数比两年前同期增加了14000人。

大多数移民通过西地中海中部路线抵达欧洲:在利比亚或突尼斯乘船前往意大利或马耳他。2017 年,意大利政府与利比亚海岸警卫队签署了一项协议,该协议能确保更少的难民走这条路线年,通过该路线入境的非法移民数字显著下降。然而,鉴于利比亚局势日益不稳定,2020 年入境欧洲人数又开始再次上升。与去年相比,今年也呈现上升趋势。

另一方面,在最近与欧盟达成难民协议后,土耳其正在阻止难民前往欧洲,因此东地中海航线目前使用的不太频繁。

难民原籍国名单中有一个不被人提起的国家:14.5%的难民来自孟加拉国。今年就有3300个孟加拉人来到了欧洲,几乎全部都是通过中地中海路线。德国对这个群体完全不了解,因为在英国脱欧之前,他们大部分抵达意大利后直接前往英国。

第二大难民团体来自突尼斯。特别最近入境欧洲的突尼斯人特别多。这种增长与新冠病毒蔓延相关:一方面,自疫情爆发以来,合法的移民路线已经关闭,突尼斯人不能再简单地以到欧洲工作或探亲的名义过来了。与此同时,新冠疫情对突尼斯本已疲软的经济造成了沉重打击,并使旅游业完全停顿,这导致许多突尼斯人逃离本国。

第三大难民群体来自叙利亚,约占7.6%。其次是象牙海岸、厄立特里亚和苏丹等非洲国家,这些国家的不稳定局势、暴力和经济上的绝望正在驱使人们逃离。

欧盟各成员国之间,对于如何实现难民负担的公平分配问题一直有很大的争议。如果将庇护申请的绝对数量与国家的人口规模联系起来,看看哪些国家受到的挑战最大。

2020年,德国每10万居民就被分摊到147份庇护申请,远高于欧盟106的平均水平。而难民负担最重的无非是塞浦路斯,马耳他,希腊等岛国,因为难民的首次入境地往往在这些岛国。值得注意的是,意大利的庇护申请数量与西班牙一样多,但按照居民人数分配的难民负担看,他们要小得多,每10万人口只被分摊到44份申请。具体如下图:

2021 年上半年,德国最大的寻求庇护群体来自叙利亚。自2015年内战爆发以来,该国难民以高达 44.9% 的比例名列前茅。第二和第三大寻求庇护群体也来自近东或中东:阿富汗以 12.9% 位居第二,伊拉克以 8.6% 紧随其后。在德国庇护统计数据中,紧随其后的是土耳其(3.6%)。还有3.8% 的人不知道国籍。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